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失落拼图(破镜重圆 h)

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早上九点,餐桌上的手机响了。

    周拓瞄了眼,推到一边没有去接,铃声不一会儿就断了,但过几秒又叮叮当当响起,带着不被接通不罢休的势头。

    周拓不堪其扰,放在耳边接通,“有话快说。”

    “我尽量,”周佳文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打电话来是要告诉你两件事。这第一桩……我给你个航班信息吧。MU551,今天下午二点,目的地是英国。”

    周拓静静听着。

    周佳文接着说,“第二件,证监会已经在去周氏的路上了,周放山恶意操控股市,连你也不知道吧?他马上要被立案调查了。……这回你和你的周氏,我看是真的要变天了。”

    年关将近,周佳文讲话的声音都喜气洋洋的。父亲自小就和把他和周拓拿到一道比,他这回,终于要赢个畅快了。

    只不过一时间没听到周拓的回答,周佳文并不满意,他的胜利时刻,需要哀嚎来衬托。

    “怎么不说话?”

    周佳文片刻后才听见周拓的声音。

    “首先,”他的嗓音听上去并无起伏,“我近期不出国,不用给我航班信息。”

    周拓说的缓慢,一字一顿,“其次。也并不是我的周氏,变不变天也不是你说了算。……如果打电话来是通知这样无聊的事情,那么,你现在可以挂了。”

    这显然不是他想象中的回答,周佳文沉默片刻,冷笑了声,“……周拓。你知不知道,我平时最恨的,就是你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一刻不知等了多久,他暗中和周拓较劲多年,今天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步,但为什么还是感到这般恼火?

    周佳文冷嘲,“周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伪装的久,连自己都信了吧?你装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你什么都想要……谁不知道,你既想掌控周氏,又不肯放弃林缊月?”

    “周放山对你警告这么多次,你都装作不知,不就是仗着自己继承人的身份么?倚靠周放山董事的位置,你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周拓,我们打个赌,今天过后,你就一定,什么都没有了。”

    周拓沉默的听周佳文一股脑都讲完,不以为然地笑了声,“你以为我是装的?”

    他的嗓音逐渐下沉,像在陈述事实般,冷静、客观,“如果你和我一样,放弃全部去赌一件事,最后还输得满盘精光,你不会这样说的。”

    周佳文讥讽,“她那年把你害的这么惨,你疯了还是有病,六年后,居然还想和她在一起。”

    “现在已经不想了。”周拓试图将目光重新回到书页,“你说完了么,我要去上班了。”

    “上什么班?和证监会硬碰硬么?说到这个,你和她那合约我都看过了。不过玩了点文字游戏,违约金其实根本没想过要她赔。英国那间房子,你还写着她的名字。……该说你什么好,伦敦切尔西这样的地段,眼睛都不眨就买了好几套。你以为今天过后,你还有实力去买这样的房子?再者,你这样偏执,我不相信你是真打算要放她走。”

    周拓没有停止动作,“无所谓。随你怎么想。”

    “你既然不承认,我有的是办法检验。”

    周佳文的声音正缓缓通过听筒传来,像隔了层塑料薄膜,听不清真伪,“语言会骗人,行动不会。……这么些年,我一直好奇。同样的事情放在今天,你又会如何取舍?”

    周佳文的声音吵得自己再无法看进一点书中内容,周拓扔进书签合上,拿着起身绕过餐桌,将它放在内嵌式书柜的最上面。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周拓举着手机转过身,语气冷峻漠然,“因为这次,我谁都不会选。”

    ……

    周拓挂了电话,只剩客厅的壁挂式钟摆“咔咔”地来回画着弧线。

    今天天朗气清,冬日和煦的阳光在地板上切了道小口。

    周拓朝着玻璃窗外望去,林缊月的三盆植物正沐浴在暖阳之下。

    司机已经等在门口。他又喝了口咖啡,手指节一下一下的敲击桌面,视线又转回到黑屏的手机上。

    片刻后,周拓在玄关处穿好鞋子,回头望了眼,轻轻扣上了门。

    -

    中午十二点,林缊月同章筱告完别,进到海关入口,两道窗,又脱下外套过安检。她拿着护照跟人群往前走,对此并不陌生。

    一点半,广播开始播报登机提醒,林缊月排队在后,和章筱发消息报平安。一点一点挪动靠近登机口。

    下午两点整,万里无云的h市,这架前往英国的航班准时准点起飞了。

    林缊月看着蓝天下的h市,错落有致的屋脊,细线般攒攒流动的道路,整个城市都缩小成模型洒在地上。

    飞机的嗡鸣声像白噪音般环绕在耳里,催眠曲似的摇晃着她,林缊月闭上眼,带着这些日子里所有的疲惫和不堪,像是得到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般,沉沉睡了过去。

    到英国的时候已是傍晚,空气里带着股微妙的咸湿味。林缊月排队过了海关,老早叫好的司机已经在等了。

    她在伦敦一区短租了个房间,同附近一个艺术学校的学生做室友。

    林缊月拖着行李到的时候室友还没从学校上完课回来,林缊月按照她消息里的指使拿到钥匙开进屋里。

    一路上颠簸,又好不容易到了住处,林缊月只想瘫倒在床。

    正碰上章筱给她发消息:到了么?

    林缊月回了张简陋的房间照片。

    章筱没理她,简短回了三个字:看新闻。

    林缊月不知道什么意思,章筱直接给她发来链接。

    居然还是财经板块的头条。林缊月打开,上面写着:周氏集团董事长周放山近日被匿名举报利用资金、持股以及信息优势来操纵股市。

    林缊月下滑,新闻附出几张突击周氏的照片,办公室里整齐书桌,正坐在沙发上饮茶的周放山,面对不请自来的证监会,依旧表现的镇定自若。

    而第二张照片里,在周放山的对面,左侧的小角落里,有个熟悉的人影。

    林缊月点进照片,双指在屏幕上放大,再放大。

    握茶杯的手指骨纤巧细长,和多年前给自己扔银行卡的正是同一双手。

    那个人影——

    是李敏的侧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