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重峦(高干)

Chapter.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祝重峦没有回答,径直离开。储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祝重峦看到不远处他正和人交谈些什么,他抬头看到祝重峦,向她招了招手,在祝重峦来到身边时,储时握住她的手向面前神色疑惑的人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祝重峦。”又对祝重峦说:“这是舅舅,重峦。”

    祝重峦伸出手笑着问好,储时的舅舅才笑了,“很好啊,你妈妈一定会非常满意的。”

    储窈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她不由分说的从储时手里抢过祝重峦的手,向储时说了句,“借用。”就匆匆拉着祝重峦往楼上走,一边回头问:“刚才那女人跟你说什么?”

    祝重峦由着储窈拖着她,笑着说:“告诉了我一些你哥哥的偏好。”

    储窈一脸嫌弃,“她会那么好心?你可长点心吧嫂子。”她拍了拍胸脯,“这些爱我哥的女人除了我没一个是可以相信的。”

    祝重峦“扑哧”笑出声,眼看着储窈将她拖进了房间里,让她坐到床上,然后从床头拿起一本书,认真对着祝重峦说:“你得告诉我,这书里结尾女主跟男主探讨分离的意义是什么意思?”

    祝重峦认出这是她写的第一本书,她随手翻过几页,发现扉页竟然还有她的签名,“你怎么会有我签过名的书?”

    储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你的书都那么有名,我有一两本签过名的不是很正常吗?”

    祝重峦看着储窈,储窈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你这场签售会根本进不去,我还是托我哥哥才拿到的这本签名书。”转而她声音更压低了一些,“实不相瞒,我很喜欢你写的书的,喜欢很久了。”

    看着储窈这幅样子,祝重峦眼里盛满笑意,连她的前半句话也没有细想。她将书合上放好,坐端正了些,“你想问我什么?”

    储窈忙跟着坐正,“他们为什么要探讨分离?”

    祝重峦带了些确信的口气,“你知道的,储窈。”

    储窈有些沮丧,“我还是不想相信他们最后没有能够相守。”

    祝重峦想了想,“人本来是单独的个体,但又要群体协作才能生活。生命是有限的,时间却是无限的,这就造成了每一方都会离开,其实摊开来说,无论早晚都只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好的结局不一定能让人感叹,但遗憾的结局一定使人唏嘘和铭记。”

    储窈听得很认真,她将话在脑海里过一转,“既然分开是必然,那过程不才是应该深究的吗?时间的长和短,是真的不一样。”

    祝重峦将手向后撑了撑,好使身体不必太绷直,“长短之间,说到底,只是彼此消磨的时限。”她向储窈笑了笑,想让话题听上去不太沉重,“不是有句话,就叫长痛不如短痛吗?”

    储窈趴下来,撑着头翻书,“所以你才让他们分开,好在以后的日子里彼此铭记吗?”

    祝重峦沉吟半天,犹豫着说:“嗯……你代入的对象错了,我只是想让我的读者铭记遗憾结局,这样也就记得了我,这会对我将来作品助益不小。”

    储窈大失所望,闷闷回答,“你成功了,大家都记得你。”

    祝重峦笑出了声,伸出手揉揉储窈的头,“就是一本书而已,以后还会有更多不一样的结局。”

    储窈还在楼上,祝重峦先下了楼,她想找储时,但没有看见。新风系统也无法在人员众多的情况下完美运作,会客厅里闷闷的,令祝重峦觉得不太舒服,只好穿过人群,去到门外的庭院中。

    祝重峦走下台阶,她看到一角的园艺植了昙花,现在打了苞,她从未见过真正意义的昙花,下意识就朝那边靠近想看看。走得近时却听见压低的人声,她不知道怎么想的,慌忙站住脚找了最近的一棵树躲起来。

    “储时,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当时不做,事后不会补救吗?”季青临的声音有些急促。

    祝重峦心头咯噔一下,但她并没有听到储时的回答,季青临接着说:“这二十多年,你足够了解我,我也最清楚你,不是吗?”

    储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青临,是这样。”

    “所以储时,没有人会比我更与你合拍。”季青临彷如抓住了溺水前的救命者,“祝重峦不行,只有我行。”

    有这么一刻钟,祝重峦想逃离开来。有的话不用非要确定答案,也可以知道结果——譬如她在储时这里是可替代的。假如不用听到这样的答案,她可以持续蒙蔽自己。但她并没有迈开步伐,抑或说站在原地提不起脚来。

    “你确实跟我最合拍。”储时回答。

    祝重峦头脑有些发懵,有一种凉意从头灌到脚,一时间几乎喘不上气,她垂下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是再也不敢听下去了。她慌慌忙忙往回走,走得太急,以至于鱼尾的裙险些将她绊倒在台阶上。

    储老太太看到进门的祝重峦,并不曾发现她的失态,向她招手要她坐过去。她亲昵的挽着祝重峦的手,向她讲今晚有趣的事情,但祝重峦没有一句真正听到记下,她的神思游离起来。

    她想到最初坐在半岛广意的厢房里,储时看着她眼神平静而沉着,他看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那样的眼神。他的理智冷静从不见消退,他的感情走向从不见端倪。他是一个极其负责任的人,他做的事哪怕是一时兴起,他也会将之尽善。

    祝重峦脑中只记得他总在为她梳理情绪后,适时又肯定的告诉她,这是他的责任所在。

    祝重峦抬起头看向门口,季青临和储时都还没有进来。

    她是不大在意季青临的挑衅的,她也不介意没人知道她是储家未来的太太,独独牵扯到储时不行,她所有的强自支撑只会因为储时而崩解。

    说来不光是仓促,她与储时之间甚至有些荒诞。

    于是在宴会渐渐散去,奶奶问她要不要先去休息时,她婉言告辞,“过两天就得去瑞士了,今晚我还是回去陪爸妈吧。祝奶奶长寿安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