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惜怀(兄妹骨科h)

46.讽刺(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急匆匆的跑出了门,才这么一会儿,外面就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好好地天都黑透了,轰隆隆的雷声响彻天际。

    她很害怕打雷,可也顾不得,现在第一要紧事是先赶去医院看看妈妈,然后赶在司机来接她之前收拾好一切,藏好手机。

    她跑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根据林沁给的地址跑到了医院。

    眼睛被雨水阻隔了视线看不清楚,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才看清,这是她上次来过的那家医院。

    她得小心点,万一被碰到认出来就坏了……

    她小心翼翼的躲开护士跑到六层609病房前,轻轻压门,出乎意料,门没锁,也没护工看守,她蹑手蹑脚的遛了进去。

    病床上的女人身影消瘦,似乎睡的并不安稳,平日里保养得当的脸苍老了许多。

    秦希希蹲在床前忍不住红了眼眶,她轻轻拉住妈妈的手,不敢用力怕吵醒了她,“妈妈……”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妈妈变成了这样……

    有人来了……

    “起来,吃药了。”

    她藏在门后,看着护士非常粗暴的叫醒妈妈,然后强迫她吃下了一把药。

    秦希希气的眼泪簌簌留下,却也不得不强忍着躲在门口。

    等到护士走了,她才悄悄的退到门外,看着门内神经兮兮的女人,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她优雅知性的妈妈……

    “妈妈,你等我……”

    她来不及的再多逗留,冒着雨又打车跑回了秦淮家所在的那栋楼,胡乱的脱下了湿透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她没洗澡,因为外面敲门声已经响起了。

    “希希小姐,秦总叫我来接你回老宅。”

    她手忙脚乱的换了身衣服,然后又吹吹头发,把手机关机藏在行李箱最里面。

    做完这一切不过五分钟,她气喘吁吁的开门,“久等了,司机师傅。”

    到家的时候,秦淮和宋韵宁还没来,家里只有爸爸,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爸爸。”

    秦岸一如既往的对她慈爱热情,他抱了抱女儿,“我的宝贝女儿回来了,想爸爸了没有?”

    她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作何回应,只能僵硬的点点头,好在秦岸没看出女儿的异样。

    或者说并不在意。

    “啊,这位是我的秘书,你叫张阿姨就行了。”

    她细细打量那个女人,那女人大概三十多岁,很有韵味,“张阿姨好……”

    “哎,希希好,坐下吃点水果吧。”

    坐下吃点水果吧,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不用了,我妈妈呢?”她装作不经意的问。

    “是这样,你外公身体最近不好,你妈妈去照顾外公了,最近她都住在外公家,今天赶不回来了。”

    她看着爸爸面不改色的撒谎。

    “外公怎么了?病的重吗?”

    “没什么事,老毛病了,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她指甲死死抠进手心,硬生生压住想质问他的冲动,“好,我知道了,那我先上楼了。”

    “诶,希希吃点水果再……”

    “好了小张,随她高兴吧。”

    高兴?

    楼下的两人这副和谐的画面让她只觉讽刺,不愿再看一眼,她转身去了妈妈的卧房。

    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整齐的摆放着,一点灰尘也没有,首饰盒里的玉镯还放在最上面。

    擦拭的干干净净,看得出主人很爱惜。

    她轻轻拿起,这是她妈妈最喜欢的一个镯子,是她爸爸早年送的,不值什么钱,可她从来舍不得戴。

    “妈妈……”

    她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只是离开了一阵子,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妈妈住院爸爸不闻不问,却公然带秘书回家参加家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真是讽刺,那她妈妈算什么?

    “希希。”

    她抬眼去看来人,是秦岸跟了上来,她没说话,依旧静静地坐着,男人坐到她旁边拍了拍她肩膀。

    “希希,想妈妈了是不是?没事的,等外公病愈,你妈妈就能回来了,爸爸很忙,没空照顾你,把你自己留在家里也不放心,所以你还是要跟哥哥一起住一段时间。”

    “你看爸爸都忘了问你了,这段时间和哥哥一起住还习惯吗?”

    她露出个强颜欢笑的表情,“挺好的,哥哥对我很好。”

    “那就好,跟哥哥好好相处,他也是你最亲的亲人。”

    想起这段时间的遭遇,她没搭话,不知道爸爸知道她和哥哥这些龌龊的事,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来。

    “希希啊,你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爸爸知道你心疼外公和妈妈,可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爸爸更希望你能识大体,你一直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今天是你第一次见哥哥的女朋友,你不要任性,别露出这副不高兴的样子,要给人留下个好的印象。”

    他又拍拍女儿的头,和往常一样哄着她,“好了,他们已经快到了,你好好收拾一下,一会儿以一个好的精神面貌迎接,听话。”

    她一偏头躲过男人的手,声音淡淡的,“知道了爸爸。”

    没再理身后欲言又止的父亲,她回了自己房间,秦希希不想戳破父亲的谎言,一旦戳破,一切都会变得难堪,她不想连累别人,更何况她还有那么多事情都没弄清楚。

    她需要时间,当下除了忍耐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无论父亲出于什么原因对她隐瞒,她都无法接受父亲对母亲的不管不顾。

    她以前从来没想过物是人非,世态炎凉这两个词会用来形容她现在的家庭情况。

    站在洗手池前洗了把脸,她又缓了一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