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狗啃柚子

蹭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悄悄接过她手中的酒,喝了一大口,而后二话不说的吻上柚子。冰凉的液体带着酥麻的气劲儿从庄泽的口中过渡给她,她来不及反应就吞咽了下去。软舌受了凉探寻着更温热的住所,逐渐来到庄泽的领地。他像是占了先机,紧咬着不放,反复碾摩。重复喂了她几遍,直至空瓶。

    他觉得姿势不舒服,伸手胡乱到沙发下面摸了两下。唇瓣不曾分离,柚子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下一秒,沙发忽然升起来,下方缓缓平移出另一片舒软的垫子,它推着两人的拖鞋和茶几往前行,发出摩擦地面的滋啦响声。

    响声消失,升起的沙发陡然下落和它平齐,这里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床。庄泽扑倒她,继而更深入的交流着麦芽的香气。柚子被吻的意乱情迷,毫无章法的回应着。

    庄泽松口放她喘气,离别间隙拉出一条细长的银丝,他伸舌头舔断。银丝直直的落下去,化成一滴水珠坠在柚子的唇角。他瞧着身下人神魂颠倒,满面潮红的模子,下体硬的发疼,开始不受控制地摸索着在她腿间蹭。

    他吻掉那滴水珠,再次撬开她的嘴,吸吮着她的所有。庄泽不解瘾,快感也并不充分,他上移身子把柚子扣在怀里,性器隔着衣物开始冲撞她的三角区。柚子有点上劲儿了,整个人晕乎乎的,只觉得身下的纱裙一直在摩擦着大腿,有点疼了。她哼哼唧唧的说疼。

    庄泽说疼个屁啊,又没进去。

    这个姿势要想射出来,包皮都得磨薄一层。他伸手去撩柚子的裙子,摸索着来到大腿根部,指尖被不知名的液体沾染,他以为是她湿了,刚想调侃她一句,又觉的不太对。躺着怎么可能湿到大腿上?

    他捻了捻指尖,并不黏腻。他抽出手来借着屏幕的光影看清,是血。

    庄泽瞬间起身,掀开她的裙子看。两侧的大腿都被磨破了皮,纱裙上也沾着少许的皮和血。他咒骂一声,“操,什么破裙子啊。”

    柚子胃里涨着难受,胡乱翻身弓起腰,像霞边的一轮弯月。意识已经被酒精冲散了,嘴里嘟囔着疼,不舒服。

    庄泽深叹一口气,“这酒量我也是服了,能他妈有半瓶啊?”,他横抱起柚子到卧室的床上,问她想不想吐。

    柚子摇头,搂着他脖颈不松手,啄木鸟一样亲他的脸,“庄泽吗?”

    “嗯,我。”

    他掰开颈后缠着的手指,刚松开又被搂的更紧。她指尖摸着他后脑的疤,问他疼不疼。

    庄泽心底一颤,脑后的疤细长一条修复的很好,在发茬下几乎是看不出来的。他受伤的时候是升高二的暑假,那时候周橘柚还没入学啊。

    他没做声,周橘柚又问了一遍,“疼吗?”

    他说不疼。柚子嘿嘿的干笑两声,撒开他彻底睡过去。

    天边晚霞的范围不断扩大,将半边天空都染成了绚色彩。那红,如火如荼,热烈而奔放;那橙,如梦如幻,温暖而迷人;那紫,如诗如画,神秘而浪漫。晚霞渐渐消退之际,月亮悄然升起。初升的月亮像是一个害羞的少女,轻轻地探出头来。她的脸庞泛着淡淡的光芒,温柔而静谧。

    柚子是被吵醒的,客厅里一声高呼惹得她蹙了眉头,逐渐清晰过来。她缓缓起身,腿根沙着疼,她低头才注意到身上的裙子被换成了衣裤。庄泽的裤子穿在她身上,裤腰的白绳得绕腰一圈才能扎的紧,庄泽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她从宽敞的裤腿摸进去,感受到了一片仓痕和血凛。她想下床去开灯看看,客厅又是一声高呼。

    “你他妈抢断我!”

    “你小点声!”

    后一句是有些压着嗓子的,柚子推开卧室的门,白光刺着眼睛不自觉的眯起,他看清了坐在地上打2K的两个人。

    “吵醒了吧。”,庄泽蹬了王珣一脚,起身把柚子带回房间。

    王珣一脸诧异,她穿着泽哥的衣服诶,睡泽哥的卧室诶。要知道泽哥从来都是在沙发上解决战斗的。

    庄泽关上门,打开灯,抬手挡了下她的眼睛,让她慢慢适应。他打量着自己给她搭配的一套,一整个篮球宝贝的感觉,白色的短袖球服几乎盖到膝盖,裤子上露出77号的标识。

    “你,换我衣服了!”

    他指了指地上那摊布料,“你那裙子质量太差了,明天咱去买新的奥。”

    柚子想问好多,想问他对她做什么了,问他是不是把她看光了,问他自己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记忆断断续续的,开口却只剩下,“你!我!”

    庄泽只觉得她好可爱啊,摸了摸她的头让她回床上坐。他拿起床头柜上刚让王珣顺便买来的碘酒和棉签,在手上晃了晃,“借你的腿蹭了蹭,上点药呗。”

    柚子不是没有常识,记忆也没有完全消失,只是当时的自己晕在棉花糖上,半点都不曾阻拦,现在更没理由矜持着了。

    她不敢看他,觉得羞耻,“我自己来。”

    庄泽说行,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柚子拿起,“你不出去吗?”

    “好,我出去。”

    他关上门,王珣一副磕到了的表情,拉他坐到地上,“这是橘子还是柚子啊?”

    庄泽扑哧一声笑出来,“柚子。”

    王珣竖了个大拇哥给他,把手柄塞进他手里,“打完这把,打完我就滚蛋。”

    柚子把宽敞的裤腿折到腿根,慢慢擦拭着,思绪却胡乱的飘。外面天黑的透彻,寝室肯定关门了,今晚留宿的话,岂不是就要睡一张床了。自己都被他磨成这样了,应该也不会有下一步动作了吧。庄泽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至于趁这个威。

    她想到这儿安心了不少,收起碘酒棉棒,到独卫洗了洗手,镜子里的自己穿着77号球衣,是U17冰城队77号的庄泽。

    她浅浅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