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我才不会喜欢你!(骨科1V1)

034.馄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034.

    白松夏轻柔地哼笑出声,明朗的星眉轻轻挑起。

    “不饿么?”

    袁璎听他这么一问,脸蛋咻地一下便红了起来。她连忙尴尬地捂住了肚子,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饿。”

    她的眼珠子灵活地转动着,东看看西看看,可就是不敢往白松夏的方向看去。

    白松夏将盒盖放在了床头柜上,拿起勺子将热腾腾冒着烟气的馄饨搅拌了一番。

    “小璎,在学长面前,其实不用拘束的。”

    他微弯腰凑近,将塑料碗中葱花和海带丝盛到勺里,再精细地舀起一只馅儿大皮薄的馄饨轻轻地送到嘴边吹了吹。

    “虾仁馅的。”

    他吹完,又将勺头递到了她的面前介绍道。

    袁璎看不见自己现在的脸是什么样的,可她觉得应该是和猴子屁股无异了。

    因为那从脸颊处传来的温度简直烫到她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她颇为紧张地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抬眼看向自己面前飘香四溢的食物,又不经意间将余光投向了白松夏。

    只见他醇红浅薄的唇微微弯成了一道淡淡的弧线。原本惨白的灯光,此时却像晶莹的唇釉一般在他精致的唇瓣上上了色,显出了一些透亮的红晕。

    怎么看都好诱人。

    像夏日酷暑时节盛产的多汁又肥美的水蜜桃一样。

    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咬上一口。

    味道一定很香。

    很甜。

    “小璎。”

    白松夏注视着面前这个脸蛋早已羞成了苹果红却依旧聚精会神地观察着自己嘴唇的女孩,轻声呼唤道。

    袁璎被他这一声拉回了神,想起自己刚才那不轨的眼神,她立马又慌乱了起来。

    “那个...我...”

    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小璎,张开嘴。”

    白松夏并没有在乎她刚才的那番异常,反而笑得更加温柔和煦。

    “快冷了,尝尝吧,你不是很喜欢吃虾仁吗?”

    他又将勺头递进了一些。

    袁璎有些怯懦地朝后缩着脖子,眼神飘忽着,看向一脸真诚的白松夏。

    学长竟然记得。

    她的眼睛慢慢睁大,回忆起了几月前那次在学校后街的意外撞击。

    袁璎记得自己当时是去买虾仁饼的,结果人太多了,她好不容易挤出来,刚想下口尝尝,背后就有一股力气给她撞了个老远,饼子当时就直接脱手摔在了水泥地上。

    “我操你妈!”

    这是她的第一句话。

    她怒骂过后转过身,发誓要弄死那个撞她的傻逼,可她却在看见了那个清风明月般的少年时愣住了。

    他着一身纯白的夏季校服,四月明媚的阳光透过嫩绿的枝桠将光斑打在他高挑的身子上。

    他手上端着一杯奶茶,可却因为那一撞全部都洒在了他洁净的校服上,哗啦哗啦不停朝下滴着浑浊的液体,浸出了一大片的醒目的水渍。

    她记得他微微蹙了蹙眉,以为他也要骂人了,刚将拳头捏紧准备随时应战,可却没料想到他开口的一句竟是:“对不起。”

    他蹲下将摔到地上沾染了灰尘的饼子捡起来。

    “对不起啊,同学。”

    他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抬眸愧疚注视着袁璎。

    “虾仁饼。”

    他默默轻念出声,随后弯起嘴角看着她:“同学,我重新给你买一个吧。”

    他说着这话,很快松了眉间的忧郁,深褐色的眸子逐渐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流光溢彩。

    袁璎有些愣神,看着他微弯上扬的嘴角,一瞬好像连火气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她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记得那个人的笑。

    她觉得,那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了。

    ——

    “啊。”

    白松夏张了张嘴,眼睛弯得像初次见面时那般好看,示意袁璎照做。

    袁璎看着他,心头微微一颤,连忙回过神来慢慢将嘴巴张开。

    温热的馄饨入口,带着一股葱花和海带丝的清香。

    她拘谨地咀嚼了起来,粉皮很薄,一咬便化渣,余下便是那肥硕饱满又Q弹的虾仁。

    虾仁内的盐味适中,还夹杂这一点点蒜香。

    和妈妈做的味道很像。

    她吃完一个,喉头便止不住上下滑动。

    “好吃吗?”

    白松夏又笑着盛了一口热汤送到她面前。

    袁璎点点头,眼神却像装了吸盘一样一直吸附在那碗馄饨上。

    “那就好,喝口汤吧。”

    “不...不麻烦学长,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袁璎也是抵挡不住食物的美味,刚才还一心尴尬拘谨的模样,在品尝过这馄饨的美味之后,便消散了很多。

    她慢慢接过白松夏手里的勺子,抿唇朝她弱弱地眨眨眼。

    “我...我自己可…可以吗?”

    她一手握上勺尾,一手半试探地想要去端碗盒。

    食指尖端触碰到了他的指尖,她看着他,亦听着自己快速的心跳声。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她想狂炫那碗馄饨重要!!

    “嗯。”

    白松夏看她像只呆糯的松鼠一般,伸出手手要吃的,就忍不住欢笑出声。

    “当然可以,一碗够不够,不够的话学长再给你买。”

    他含笑将馄饨递给了她。

    袁璎一接过,眼睛就放出了灿烂的光。

    “但是手上动作不要太大,你还在输液。”

    白松夏看着袁璎插着针头的手背提醒她。

    “都有一点点回血了。”

    说着,他伸手拉过她的左手向上微微一抬,反冲向管内的血液又复流回了手背里。

    “小心点。”

    他嘴角挂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额发。

    袁璎听着他柔声的呵护,耳根子泛起了红。

    她抬头抿唇小心翼翼地回望他,鼻息间却全然被那鲜美食物的气味所占有。

    她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吃吧,小馋虫。”

    白松夏笑着摇摇头。

    袁璎一听他那么说,立马开心地朝白松夏道了个谢,随后便以一勺两个馄饨的规律狼吞虎咽了起来。

    只是可能确实吃的太急了,快到末尾的时候,还是给呛得又差点晕过去。

    白松夏连忙接过碗盒,扯出纸巾递给她,坐在床边帮她顺着背。

    “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袁璎疯狂地咳嗽着,后脑勺也跟着突突发疼,她完全是一口气都接不上来,脸色涨红到她以为自己快死了。

    也不知道咳嗽了多久,她感觉背上的那双手还一只在轻抚着自己。

    “小璎,喝点水。”

    白松夏从床头柜便拿过一杯刚刚出去卖馄饨前接的热水递给袁璎。

    袁璎用纸巾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接过水喝了一口,又缓了一阵才回过气来。

    “好些了吗?”

    白松夏坐在她身侧,揽着她的肩膀,侧脸低眸担忧地注视着她。

    她点点头,觉得尴尬极了。

    吃个饭也能呛着。

    还是在学长面前。

    不过那玩意儿是真的好好吃,一炫就停不下来。

    她想着,忍不住伸舌舔了舔唇周。

    突然,她感觉自己周身都暖暖的,她抬头一看,这才看到学长和自己的距离竟然这么近,一下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啊……学...学长?”

    白松夏看出了她的不自在,便慢慢站起身。

    “头是不是咳疼了?”

    他问着,伸手轻轻探向了的后脑勺处黑密的发丝上。

    “学长...学长怎么知道我...”

    她感觉自己脑子有些卡壳,一时并不是很能理清这里面的一些缘由关系。

    白松夏收回手,从旁拉过一只木凳坐下,朝她柔和一笑。

    “一个小时前,你进医院的时候撞到我了,还记得吗?”

    他微笑着问道。

    袁璎有印象,她知道有个人接住了她,但还真没想到过能这么巧的就遇到了学长。

    难怪,她昏迷前觉得一切都好舒服好温柔。

    果然是学长专有的。

    “我今天来医院看我父亲,刚刚要准备回去的时候就遇到了你。”

    他坐得极为端正,右手轻轻抚着裸露的膝盖回忆道。

    “看见撞到的人是你的时候我还挺惊讶的,本来还想仔细问问你,可你直接就晕了过去。”

    白松夏说着,方才还带着笑的脸突然就再次露出了忧郁的神色。

    “你的脑袋是怎么受伤的?”

    ————————————————————

    啊啊啊——来了!?  o?o?

    啊啊啊又是为哥哥的不争气痛哭的一天,可能下章哥哥就出来啦!

    哎喂喂喂喂,你再不出来,你老婆就是别人的啦!当然就算你现在出来,你老婆现在也不会是你的!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