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我才不会喜欢你!(骨科1V1)

037.危机po18.Cl𝔲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037.

    一瞬间,袁璎大脑一片空白,血液被冰封住了。

    “我问你,找谁呢?”

    熟悉的嗓音再次从身侧传来,肆意又温热的呼吸缠绕在她耳廓,时不时勾挠着她的脖颈。

    她愣愣地生吞一口唾沫,感觉男人的手轻轻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一时间她像被定身了一般无法动弹,眼睫无意识地震颤着,周遭凶猛如潮水的大厅杂闹声都无法掩盖住她胸腔的极速又沉重的心跳声。看圕請菿渞發網站: Уцshцwц.bⅰΖ

    鸡皮疙瘩迅速窜满了全身。

    目光疯狂地向前搜寻着白松夏的身影,好在很快便看到了还在排队的他。

    她好不容易积蓄了一些力气想要嘶叫出声,挣开恐惧的束缚,可袁钊却率先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唇。

    袁璎睁大眼睛,喉头止不住发出呜呜声。

    大厅人是很多,但袁璎真是不凑巧地挑了块人少的地儿,这样微弱的异常根本没人能察觉。

    袁钊惬意地半弯着腰在她身后,突然强迫她仰头看向自己。

    “想求救啊?向那前面的小白脸?”

    袁钊看着她吓得有些泛白的脸,笑着轻轻抽走她的手机,将通话挂断,随即将之扔向一边。

    “现在这么害怕,那你踢老子鸡巴的时候是哪儿来的勇气呢?”

    袁璎唔嘤声不止,额头上的青筋都被他捂出来了,她突然也顾不上害怕,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张嘴就像咬他的手。

    “别动。”

    脖颈处传来了一阵冰得瘆人的寒意。

    下一秒,袁璎便感觉脖子传来微弱的刺痛感。

    他想要做什么?

    袁璎突然停止动弹直愣愣地看着满脸笑意的袁钊。

    这里是医院,他怎么敢?

    看出了袁璎的震惊,他只是淡笑着,好似将那锋利的钥匙抵在她脖子上的另有其人一般,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唔唔……”

    袁璎眼神充满敌意,好似在质问他什么意思。

    一个路人被他们的动静所吸引,目光时不时会瞟向他们。

    袁钊抬眸回视,一脸不悦。接着他便轻轻凑向她,从后面紧紧将她搂进怀里,故作亲昵地用鼻尖在她耳侧蹭了蹭,用着微弱的声音道:“可真他娘的疼死我了。”

    路人识相走掉。

    不远处一个奶娃娃指着他们这个方向,一脸好奇。

    “妈妈,你看。”

    她的妈妈看见后,便立马捂住来他的眼睛。

    嘴上还念叨着:“哎哟,现在年轻人秀恩爱也不分个场合。”

    在外人看来,好似这是一对情感黏腻,在耳鬓厮磨的小情侣。虽然场合确实不太对,但这只要他们没有直接做爱接吻,好像也管不了什么。

    可只有袁璎才知道,这他妈哪是耳鬓厮磨,这是要生吞活剥啊。

    “跟我出来。”他又不紧不慢地说。

    袁璎皱眉,不从。却见袁钊猛地一个翻身便越过座椅,将她硬生生地拉了起来。

    袁璎还想挣扎,可脖子上的疼却更深了一分。

    冰冷的钥匙尖严丝合缝地抵在她纤细脆弱的颈肉,直直戳出了一个深陷的凹型。

    她吃痛地闷哼一声,只感觉但凡他再用力一点,那钥匙就能戳进去。

    她意识到袁钊说不定是真的想杀了她。

    一时间,大脑都被恐惧所占有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袁钊挟持着出来的,也不知道他带着她要去哪儿。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他正搂着她朝医院门口走。

    “你放开我!”

    她后知后觉地想到了白松夏,突然内心万分焦急,尝试着再次逃离。

    “说了别动。”

    袁钊这次一转一开始的平淡语气,低劣又恶狠地发话。

    “你要带我去哪儿?”

    袁璎强迫自己镇定一些,转头怒视他。

    “你说去哪儿?”

    他勾唇笑了笑,便回答。

    “妈的,当然是找个地方让你赎罪。”?

    赎个鸟的罪啊。

    “我不,凭什么?”

    “凭你那一脚。从今天起,你袁璎就别想好过。”

    袁璎都想翻白眼了,心想我他娘的哪天好过过?

    “老子今天一定给你日了。”

    袁璎从来没有见过谁能把日字说得如此毫无负担的。

    “你!”

    算了。袁璎闷住气没理他,几秒后突然发话:“如……如果是因为刚才我那一脚,我……我我道歉,你你赶紧把我放了。”

    袁璎知道蛋对于一个男人很重要,且她刚才那一脚确实是使了十足的力气的,想着就算没给他踢碎,估摸着也离断子绝孙不远了。

    别看他表面好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应该是气得快炸了,所以才能干出这样荒唐的事情。

    她想着道歉有没有可能可以消一消他的气。

    可袁钊这样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这个人就是报复心极强,道歉?门都没有!”

    在他痛到失声的那一段时间里,他真是想过无数次怎么把袁璎弄死,一个道歉就想解决?

    你袁璎我今后还就抓着不放了!

    “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

    “你还有脸跟我提警察?”

    袁璎真是不懂他的脑回路,就他现在作势要强奸她的样子,他还有脸提警察。

    我擦,我还跟他道歉,狗看见袁钊都要绕道,我特么还在这里跟他道歉。

    袁璎想着来气,越想还就越觉得他不可理喻,一时间恐惧都消散了不少,只想用嘴巴喷死他。

    “你特么命根子这么硬的?还没被我踢碎?你日个毛线。滚!”

    袁钊是没想到她都这样了,嘴巴竟然还敢比他鸡巴硬。

    “你他妈还顶嘴?”

    “我他妈还就顶嘴了。”

    “艹。”袁钊怒骂一声。

    “小璎!”

    这时,二人身后突然传来白松夏急切的呼喊声。

    袁璎一下子被那充斥着担忧的声音从愤怒的世界拉回了现实中。

    学长!!!

    袁璎猛地抬起头,只觉得那是她这辈子听过最美的声音。

    虽然她没看见他的人,但她在听见他呼喊声的那一刻真是几乎要流泪。

    “学长!!!我在这儿!!”

    袁璎的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膛,她实在太激动了,也没管脖子上是否还有什么凶器威胁,使出了浑身解数都要逃离袁钊的禁锢。

    “还想跑?”

    袁璎好不容易腾出一只腿挪正自己的身子,余光半撇到了白松夏的身影,可旋即又被他拉进了怀里,面门直直撞了上去。

    “你做什么?”

    白松夏神色焦急,扔在手里拿着的袁璎的ct片,火急火燎地便朝他们走过去。

    “你让我走!学长!!”

    袁璎拉扯着自己被他死死握住的手腕,不愿看他一眼,归心似箭。

    “啧,小白脸。又见面了?”

    袁钊毫不费力地控制着袁璎胡乱飞舞的双手,面上透着冷笑,他看着白松夏的眼神泠冽。

    他将她紧紧环在怀里,像是在宣告着自己的主权,有一种旁人勿近的警示。

    “放开她!”

    “凭你脸白么?”

    袁钊落音,微微弯起嘴角,原本就深褐的眼睛在昏黄的路灯下更是不得见底,让人不经意间又些后怕。

    他将视线从白松夏身上移开,散漫地扫过四周,最后直直落在袁璎脸上。

    “你干——”

    她感觉领口一紧,整个人被往前拉去,后半段话还没能够说出,便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呜呜声。

    袁钊的脸突然放大,袁璎鼻腔中最后一口新鲜的空气就以这般熟悉的架势被眼前这个人再次阻隔。

    “唔——”

    一瞬间,唇齿相接,温热的口腔突然被异物入侵,袁钊极其霸道地撬开她的牙关,开始故作情色地用舌头卷舐着她湿滑的嫩肉。

    闷。

    极度的闷。

    恶心。

    依旧让人恶心。

    袁璎目光慌乱地看向四周。

    大门口零零散散地来往着一些人,渐渐地都被他们这里的动静所吸引,都好奇般地凑了上去。

    他究竟在干什么!!!

    她搜寻着白松夏的身影,疯狂地拍打着袁钊的胸口,可越用力袁钊就吻得越狠,不断地含吮着她的嘴唇,时不时还朝白松夏投去挑衅的目光。

    她脸憋得通红,想尽办法抵挡他,可谁知道这傻逼不但没有卸一点力,反倒还颇有趣味地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抬手隔着衣料捏住了她的双乳。

    袁璎难受地呻吟出声。

    “啊?他们在干嘛?”

    “呸!伤风败俗,丢人现眼。”

    “干什么!干什么!这社会现在都这么乱了?”

    “这是医院吧?干嘛呢,干嘛呢?保安人呢!?”

    周围有几个人率先开始指点了起来。

    袁璎在这一刻是真的不想活了。

    在众人的质疑声中,她近乎崩溃睁眼环扫着四周,一颗慌乱无措的心脏闷得快出血,喉头也像有千斤般地石头一样压着疼。

    突然,她看见了白松夏,晦暗的眸海激起了一丝涟漪。

    她的泪水已经蔓延而出,眸光与白松夏有了一瞬交接。

    只是就那么一瞬的交接,尽管不甚清明,袁璎的心底却没来由地升起了另一阵恶寒。

    他好像就站在离她不远处,可……可……

    袁璎还没来得及细想,便感觉身前有一股迅猛的力量将袁钊推了出去,随后她便摔在了地上。

    好在身后不知道是哪位小姐姐连忙搀扶住了她,才没让她摔得太实在,也几乎是同一时间,袁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骨肉脆响声。

    ——————————————————————————————————

    学累了,更一更。

    害,这男主现在是真恶劣,没办法,人设这样,后面让他舔成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