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我才不会喜欢你!(骨科1V1)

40.狗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40.

    袁璎一觉睡到了下午一点,这一觉她真的睡得非常舒服踏实。

    简单洗漱好之后,她搭上白松夏的车回了学校。

    车上,她看着车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心里感慨万分。跟学长在一起真的很幸运,每次一遇到他好像所有的苦难都能化解。一般来说他们班主任是不给请假的,何况她请假还只是补觉,可学长一出马,就什么都成了。

    “尽管漏掉了半天,今天还是要好好学习哦,小璎。”

    下车前,白松夏轻声嘱咐她。她看着他温柔的模样点头应声,内心暖流汩汩淌过,她觉得真好,从没有哪一刻如同现在一般美好。

    到了班级,袁璎才发现,一下午都是连着四节的英语课。

    服了,这下能上到吐。

    不过时间倒是过得快,她一半时间打瞌睡,一半时间挣扎着认真听,倒也是把这痛苦的连堂课给捱过去了。

    晚间自习时,宋鱼慢慢凑了过来。

    “小璎,下个月我们在这儿吃。”

    她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袁璎放下手中的笔,接了过去。

    是最近郊区那边新开的游乐场。

    她笑着点点头:“好的,到时候我们得好好玩。”

    宋鱼听她答应,双眼含笑地整理了一下戴着的口罩:“那吃烤鱼可以吗?我记得你爱吃鱼,我听室友说那边新开的xx烤鱼很好吃的。”

    袁璎总觉得宋鱼对她还是有些客气,连忙将她霸道地揽了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老婆说什么呢?老婆怎么可以这么顾虑我,我哭死。”

    宋鱼被她的举动逗得发笑,但内心却暖暖的,她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配合她:“小璎!好好说话。”

    袁璎“哎呀”一声:“老婆凶我!嘤嘤嘤~哎呀,其实你想吃什么都行,不用在意我啦。咱鱼鱼请我吃什么都是可以哒。”

    宋鱼半笑,看着袁璎戏精上身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内心多有感慨。

    袁璎是她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尽管有的时候她表现得很像女流氓,但她却喜欢她这样的亲近感,长这么大,除了那两个人外,还没有谁对她这么好过。

    她很好,很可爱,也很幽默。

    *

    晚自习结束后,袁璎看着手机里爆炸式的来电显示,内心是无语的。

    今天手机由于没电一天都是关机的,直到二晚遇到苏老师,她才充了10%的电量。一打开还全都是袁华鹏的来电,烦死了。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不得不面临回家这道难关了。

    趁着还有些电量,她跟白松夏道明缘由之后,便飞速骑着共享单车回了家。

    “呸,这破家,谁回谁倒霉!”

    停好车后,袁璎怒骂一句,但骂归骂,她再怎么不愿意也得回去。

    “袁璎!你回来了?”

    一进门,袁璎人还没看清,耳朵倒是先受了一番磨难。她闻声抬头,看见大腹便便的袁华鹏正一脸怒意地朝她走来。

    她神色自若地点点头,没多看他,弯腰站门口换鞋。

    “你这两天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爸爸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为什么一个电话不接?你到底懂不懂事?”

    听着袁华鹏一顿暴风输出,袁璎习惯性地叹了一口气,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死胖子。

    “您老别着急问我,您要不先问问您的宝贝儿子?看看他做了什么好事。”

    她说话不急不缓,气定神闲,看着袁华鹏时眉眼含笑。

    “你这什么态……”

    袁华鹏听她的语气总觉得不舒服,本想再发难,却突然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

    “袁钊?袁钊怎么了?”

    他摸了摸自己地中海般的秃顶,不明白她为什么拉扯到了袁钊。

    袁璎翻了个白眼,心说他妈的,这男的真的迟早被儿子和女人玩儿死。”

    她都不知道袁华鹏到底是怎么挣到钱的,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大看得透的人,是怎么看得透那商场的风云的。

    “他天天都带女人回家睡觉,爸爸你不知道吧?还有,他猥亵我,甚至扬言要强奸我。爸爸,这你也不知道吧?你说我为什么不回家。”

    袁璎看着他,顿了顿,在屋子里扫视一圈后,再次开口,“他不在家于我来说倒是好事。你说家里有个这样的死变态,我回家难道等死吗?”

    袁璎换好鞋,将运动鞋重重扔到了鞋架上,一字一句将事实拖出,看向袁华鹏的表情也蓦地变得冰冷至极。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是你哥,你怎么乱说话呢你!”

    袁华鹏听她接二连三的信息,先是一阵神情恍惚,随后逐渐转化成了怒意。

    “哼。”袁璎给他这句话气得哼笑出声,回应的语气也硬气了些。

    “他是我哥?那他有当我是他妹妹吗?有哥哥会猥亵自己妹妹的吗?你知不知道,我要是证据确凿告了他,他是能进去的。”

    “袁璎!你…你疯了,我……我实在不知道你到底在乱说什么胡话?!”

    袁华鹏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满脸通红,一脸的不愿相信。

    袁璎倒真的看明白了,果然儿子就是宝贝一些,更何况这儿子还是他养了20年的。她一个半路认父的女儿,什么时候都像个外人,他从来不愿意相信他哪怕一点。

    “随你信不信吧,我累了,想睡觉。”

    袁璎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反正每次说什么他都不信。她眼神示意他让开一点,好过路,这时却见林玉娆慢慢走了过来。

    她伸长她细如竹枝一样的手搭在袁华鹏肩上,嗓音娇翠欲滴:“哎呀,老公,你消消气。小璎还小,不懂事,你就不要跟她置气了。”

    “小璎,你也是的,怎么能这样在你父亲面前说你哥哥呢?”

    她一脸善解人意的模样,现在是半点都看不出前些日子被她怼得叫苦连天的样子。

    袁璎看她发骚,冷哼一声,翻了个无敌大白眼。

    “我说这位大姐,你什么都不懂,少说两句,行不。”

    她说话间冲她笑,已经是极尽可能地给她留面子了。

    “你!你叫我什么?大姐?”

    林玉娆被她那声大姐唤得有些激动,顿时面露难色,可碍于袁华鹏的在场,她也是极尽可能地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

    “不然呢?叫你大哥吗?还是太婆?”

    “袁璎你!”

    她是没想到袁璎在袁华鹏面前还对她这么放肆,一时也有些花容失色,不过她转念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一个她报复袁璎的好机会。

    “老公!小璎真的是一点都不待见我,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惹得她这么不喜欢我,前些天就这样了,你说我到底哪里错了?”

    她演技倒是不错,言谈间还迅速地从眼角挤出了一滴泪。

    袁璎看她矫揉造作地向袁华鹏告状,心里倒是乐呵,心想这俩颠公颠婆正好凑一对,赶紧锁得死死的千万别放开。

    袁华鹏看他娇滴滴的样子,心里顿时软了不少,伸手将她的手拉过轻轻拍了拍,随后一改不久前的怒色,开始动用起了慈父的口吻,“苦口婆心”地跟袁璎讲起了训。

    “袁璎,我都不知道就这么几天你到底怎么了?!你是怪爸爸没有好好陪你待你吗?你知道爸爸工作忙得很,这半年根本没什么时间,你不满意我,你要报复,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啊,你怎么能对你阿姨不敬呢?她好歹也算你半个母亲吧。还有你哥哥,我知道他是玩得花,可现在他才多大,少年气性,只要他不给我在外面惹出什么大事,我这个做父亲的,还能怎样,他毕竟是我的亲骨肉,还不得由他去。你作为他的妹妹,你们关系不好,我能理解,毕竟你们分别了这么多年,可他好歹也是你哥哥啊,你怎么能说他猥亵你呢?”

    袁璎给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听完他的话,她就差没给他奖励一朵小红花了。

    看看他说的话都是些什么狗屁不通的废话!!

    袁璎笑了,因为这话实在太好笑了,他们一家人怎么能这么好笑啊?太离谱了,也太精彩了。她左耳进便右耳出了,这话不能细想,一细想就觉得原来这酷暑7月也能这么冷。

    “哎,是,您说得太对了。啧,一个字,绝!爸你真是个好父亲!这话简直让我醍醐灌顶!不过现在我累了,要去睡觉了,能让一下吗?”

    袁璎笑得灿烂,朝他眨眨眼睛,礼貌地做了一个请他朝边站的姿势。

    “哎,你……”

    袁华鹏眉头微蹙,他听出了她里的敷衍,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林玉娆动情地拉了拉。他这才往边上站了点。

    “感激不尽。”

    袁璎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回应了一声,刚走出两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哦,对了,嗯…还有件事我要说,下学期开始我要住校,钱我会自己想办法出的,就是提前跟你说一声。”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这孩子……”

    袁璎可不管他袁华鹏在后面发什么牢骚,今晚他俩这本就不太有地父女情是彻底烟消云散了,他就算现在死了,也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好在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袁璎进入房间后心情也还算舒畅,她不是那种喜欢纠结过往的人,也不喜欢细想,事情过就过了,不管那些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要是让她找不到回忆的价值,那就会被她如同垃圾一般遗忘掉。

    袁华鹏说什么,她完全不会去在意。

    洗了个美美的澡,袁璎躺在床上找暑期兼职,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符合她要求的。暑期她仅仅只有20天,这20天她就得尽量凑好下学期的学费和住宿费,薪酬这方面的话要求还是比较高的。

    她放下手机,打算等空了去市区里转转看,应该总能找到的。

    熄掉灯后,袁璎正打算入睡,可她是如何也想不到那晚的噪声会再次复现,女人娇吟的声音竟从楼下直达她的房间,紧随其后的更是那能掀翻人天灵盖的骨架碰撞声。

    “艹,你这骚货逼真深,老子都填不满你,跪下,老子要艹得你满屋子爬。”

    我靠!!!!

    袁璎赶紧坐了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她听着那不堪入耳的话语,心里顿时怒火中烧。

    不是!!他爹俩是属泰迪的吧??这么能干!!!能不能有点人性啊?以为这屋子里就只有他们是吧?能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

    袁璎真的气得想把他们都杀了,她觉得恶心,恶心得反胃,一想到自己身上也流着袁华鹏的血,她就恨不得一口气放干自己的血,她不知道自己倒了什么大霉,这辈子能投胎做她的女儿。

    她想到了母亲,心里更是多了些悲凉心酸,她不后悔做妈妈的女儿,只是厌恶自己的那一半的血脉。

    实在没办法,这家她是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多呆了,她从包里翻出了苏老师今天送她的耳塞,连忙将耳朵堵得死死的,虽说并不能完全隔绝,但好在是能小点声。

    就这么,袁璎并不是那么安宁地睡了过去。

    *

    早晨是李舒叫她起来的,说来也怪她,昨天回来充电是只怼了半个头,充了一晚上的电最后还是落个关机的下场。好在有李舒她才不至于再次迟到。

    洗漱过后袁璎坐上了餐桌,今天李舒做了可口的玉米粥和煎蛋蔬菜饼,袁璎细细咬了一口,心里舒畅了许多。

    不得不承认,这家什么都让她讨厌,但李舒哥哥做的饭菜不会。

    李舒走过来给她碗里又加了个流心的煎蛋,温柔地笑道:“多吃点,长身体。”

    因为这会儿时间还早,袁华鹏和林玉娆没起,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袁璎一双星星眼睁得大大地看着李舒。

    “谢谢哥哥,你人真好。”

    李舒摆摆手示意没事,很快又进了厨房。

    她喝了口粥,目光随意地在屋内扫荡着,今天没见肖阿姨的身影,也许她事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想着,她低头又用筷子挑来半块煎蛋送入口中。

    “早上好啊,妹妹。”

    “嗯,早上…….”

    回应的话语戛然而止,袁璎动作一顿,她闻声猛地抬起头,却看见袁钊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她身边。

    一瞬间还在吞咽的食物一不小心被这突然的惊吓给呛入气管,她还没来得及震惊,便率先咳嗽了起来。

    “咳咳——”

    袁璎半弯着腰,面色呛得发红,泪水也止不住自眼角滑落。

    “啧,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吃个饭都能呛了。”

    ——————

    俺来啦~快夸夸我,我连着两天更新了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