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我才不会喜欢你!(骨科1V1)

41.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41.

    袁钊一脸笑意地说道,跟个没事人一样,端起一旁的牛奶便要去给她顺背。

    袁璎虽咳得头昏脑涨,余光却注意着他似魔鬼一般不怀好意,在不断靠近的身影。强令手指抓起餐盘上的叉子,用尽全身力气,她猛地抬手朝一旁划了过去。

    “咻”地一声,空气仿佛被划开了一道无形的裂口,带着一股瑟瑟的寒意,直直攻向袁钊的面门。

    “啧——”手腕被紧紧地扣住,透着寒光掠影的叉子带着一股怒意被迫停在了距他脖颈仅一厘米的位置。

    “你他妈还真想杀我啊?”袁钊眼疾手快地死死扣住她的手,更为宽大的手完全包裹住她细弱的手腕,手背因为用力,爆起根根分明的青筋。

    袁璎忍着喉头与胸腔的震颤怒视他,手上的力气不减。她想,如果他可以死,最好现在就死掉。

    “为了一个小白脸,就这样伤害我们的感情,值得么?”

    袁钊勾唇笑盈盈地收紧五指,看着袁璎眉头微皱,知道她是痛了。

    “谁他妈……咳……跟你有感情!”

    袁璎恶狠狠地瞪着他,握住叉子的手还蓄积着怒气,可袁钊这狗东西手劲是真大,像是要生生捏碎她一般,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咬唇。

    “痛了?”

    他挑挑眉,将声音故意压得低了一些,看着近在咫尺的叉子,伸起右手轻轻将其朝一旁拨弄。

    “所以说,菜就是菜。”

    他说着,身体朝前移着,越发靠近袁璎。五指并拢的地方又用上了力,袁璎深喘着粗气,疼得松了手。

    “啪当——”坠落的叉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下,袁钊将她猛地拉向自己,几乎到了看似亲密无间的地步。

    嘴角微扬,他探头在她身侧,寻着她的耳廓,慢慢轻嗅着,随后暗声挑衅,“你想我死,也等我操透你再死,等着吧。”

    “袁钊!”袁璎双目红瞪,怒斥着他,气得发抖。

    这个人一再的嚣张跋扈,根本就没可能改邪归正,他简直……简直是个极品的人渣!!!!

    袁璎咬紧牙关,心头的气意层层迭垒,这么些天的委屈与怒意在这一刻几乎都冲破了屏障,直直通向她的四肢百骸。

    “我操你妈的!”

    袁璎猛地一抬脚,在那极为狭窄的距离里重重地踹上了袁钊的腹部。这一脚几乎用了她十成的力气,蹬上去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好像踢到了石头,整个腿骨都传来了碎裂感。

    袁钊连带着板凳被他踹翻到了地上,整间屋子都反响着重物落地的声音,他吃痛地闷哼了一声,极为疼痛地睁开眼。

    “你他妈的……”

    “去死吧你!”

    袁璎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红着眼连忙跑到他身边,看他撑着手肘想起身,想也没想,便重重踹向他的肩头,给他又送了回去。

    “啊—嘶……”

    袁钊眉头紧锁着,后脑勺撞在了光滑的地板上,本还想骂什么,却见袁璎直接骑到了他身上。

    “我他妈今天就让你死!”

    脸颊募地传来一阵痛,随后又是无数下重拳锤击。

    “我他妈让你伤害学长,袁钊!!!你就该死!!!”

    她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双眼猩红泛着泪光,操着自己不大的拳头不要命地往他脸上打。

    已经憋到极致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袁璎咬着嘴唇,无意识地落着泪,她真的恨死这个人了,伤害自己也就够了,他还伤害她心里的光。

    做了不义之事后还特么有脸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真特么欠杀。

    袁钊慢缓着,感受着她一击又一击,虽说她气力不算大,但频率高,来回那么揍下去,他也是疼得牙齿发酸。

    他抬手挡着脸,袁璎就扒拉开了继续打。

    手背几乎已经打得麻木无力了,全都剩下疼,她这才知道,原来揍人的脸,自己也会这么疼。

    双手发着抖,她感觉自己突然被另一股力量拉扯而去。

    “小璎小璎!!”

    从厨房出来的李舒连忙将她抱起身。

    袁璎还沉浸在复仇的怒意里,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拼命挣扎着,大声嘶吼着放开我,双眼就仅有袁钊那个躺地上的孽畜。

    “怎么了,怎么了……”

    二楼的衣衫不整地袁华鹏打开门,一边焦急忙慌地理着衣服,一边迅速朝围栏那儿赶,随后,他注意到了楼下的三人。

    “怎么了,这是?”

    他一脸懵逼地迅速穿上了外套。

    “袁……袁叔叔,这……”

    李舒还牵制着正处于暴走模式的袁璎,抬头看向袁华鹏,表情尴尬,不上不下的,支吾着话语,神色疲乏。

    袁钊不紧不慢地从地上撑起身,微瞥了一眼楼上的袁华鹏,大声道:“没事,闹着玩呢。”

    唇角湿热,他伸手抚了抚,指腹透着鲜红。

    操,他在心里怒骂一声,唇角又下意识勾起。

    没想到她还是有些能耐的。

    “闹着玩儿?你告诉我这是闹着玩儿的!”

    袁华鹏看到他嘴唇的伤与脸上的红,一下就明白了,连忙踩着拖鞋急急促促地下了楼,林玉娆跟在他后边儿,披着凉毯,露着香肩,还一脸茫然的样,直到她目光扫到战损的袁钊,才花容失色地跟着下楼。

    “哎呀!小钊!!”

    她踩着富贵的女士拖鞋,下楼的时候跑得急,差点摔了,鞋也掉了一只也没管,竟先于袁华鹏跑到了袁钊身边。

    她柳眉紧锁着,掩饰不住的心疼,自顾自蹲到他身旁,柔情似水地看着他脸上的伤。

    “怎么……怎么成这样了?”

    嘴唇颤抖着,泪花一下就蓄满了双眼,手忍不住抚上他的脸,带着属于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别碰我。”

    手指被推开,袁钊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你们到底怎么了!”

    袁华鹏走到他们身边,看看袁钊又看看袁璎,面色不悦。

    袁钊慢慢站起身,顽劣地舔了舔疼痛的唇角,朝他笑着说道:“您睡您的觉吧,我们真就是玩玩儿。”

    “玩儿会给你嘴巴打出血?脸打肿?”

    林玉娆先于袁华鹏说出相同的质问,她情绪过于激慨,很快就抽抽搭搭了起来,泪水大把大把地掉,娇泣连连。

    真他妈烦。

    袁钊想道。

    袁华鹏并未看出她过分异样的热情母爱,只将她抱会怀里哄了起来,随后走向袁璎。

    “你打的你哥?”

    他话语冰凉,神情冰冷。

    袁璎在李舒的安抚下虽不再发狠挣扎,却依旧怒气未消,双目微红,她看着来的人,心里的火更盛了。

    “是啊,就是我,怎么了?”

    “小璎,你少说两句。”

    李舒抱着她,在她耳侧低低地警示道。

    “昨晚我跟你说的话都是屁是吧?!”

    袁华鹏赶忙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头皱得像两把锋利的刀。

    此时,他倒是露出了一个父亲该有的威严。

    “为什么打你哥?”

    他那双陌生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像一个无情的判官在审判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

    袁璎觉得心脏凉得发痛,喉头像又千斤担子压在上面。

    “因为他该打!!!!”

    她爆发般地怒吼出声,眼泪汹涌地自眼角滴落。

    “你说什么?”

    袁华鹏也提高了自己的音量,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袁华鹏,我告诉你!!”

    她抬手擦掉眼泪,凶猛的视线来回在他和袁钊之间穿梭着,她说道,牙关被她咬得发响。

    “我不仅打他,我要是可以,我杀了他!!”

    “你!他是你哥!!”

    袁华鹏气得直喘粗气,看她顶撞不断的模样,抬起手就想要给她一巴掌。

    “想打我,你打啊?!”

    袁璎彻底被击怒了,说话间忿忿的模样,简直犹如一头洪水猛兽,带着狠戾的气息。

    袁华鹏看在眼里,只觉得又看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女人的模样,她也是这样,这样发狠地看着他,她说他是禽兽,让他去死。

    “你这个!!!”

    “啪——”

    一个巴掌狠狠地扇了下来,泪水纷飞,袁璎的脸偏向一边,纤长的额发徐徐坠落。

    “袁璎你这个疯子!”

    林玉娆激动地浑身发抖,使了浑身解数的她,木讷地站在原地,感受到了自手掌处传来的阵阵钻心般撕裂酥痒的痛感。

    “你做什么!”

    袁钊怒喝,飞快奔来,一脸的怒色,抬手毫不留情地将林玉娆朝后一推。

    “小钊,我……”

    林玉娆被推得身形不稳,被袁华鹏捞了一把才有幸没有摔在地上。

    “谁他妈让你打她的?”

    袁钊站在袁璎身前将她挡住,眉头紧拧,眼中透被侵犯了领地般的凶光。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袁璎她不该打?这么大个人了,还只会顶撞长辈,成什么样子?女孩没个女孩样!”

    袁华鹏搂着林玉娆,轻轻地安抚着,看着他们俩的目光严厉且冷漠。

    “您还我说妈呢?她谁的妈?我妈早死了!”

    袁钊也像是给戳到了痛楚,突然就暴戾地喝出一声,吓得林玉娆缩在袁华鹏怀里直抖。

    “你!”

    袁华鹏给他怼得一呛,一个你字说出,气得面色发红,却怎么也没能想出什么话回应他。

    “小钊,别……”

    李舒伸手按了按他的肩,像尝试着调和下,却见袁璎渐渐抬起头。

    左脸显现出一个夺目又深刻的红印,她脑子昏沉,视线虚晃,强撑着抬手抚上滚烫无比的脸颊。只感觉一股痛痒的麻木感几乎从脸部蹿通了整个左脑,耳朵回响着剧烈又断续的嗡鸣。

    原来被扇巴掌是这个滋味,她摇了摇脑袋,强迫自己清醒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牙齿碰撞到了口腔的肉壁,她的舌尖品着的全是一股腥甜的血腥味儿。

    “操……”

    她骂了一声,猛地甩开李舒的手,张唇用舌头将嘴里的血水肆意地吐了出来。

    目光逐渐聚焦回神,她缓缓地徐徐地望向不远处的林玉娆。

    “你打的我?”

    带着些难以置信,她的嗓音低低的淡淡的。

    “怎……怎么。”

    林玉娆听她突然平常到寂静的声色,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说话也变得结巴。

    视线再次移到袁华鹏的身上,她的胸腔强压着无形的震颤,手指骨被捏得咯咯作响。

    “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

    袁华鹏看着她那双似唐月照一般澄澈却不见底的眸,也没来由地一阵虚寒,下意识说道。

    “乱来什么,袁华鹏?我他妈是野人吗?”心中的怒意升腾而起,她压着声音克制地说道,爆着粗口的样子却不落下风。

    “她有什么资格打我?你他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她抬手指向林玉娆,一字一句步步紧逼质问。

    “我是你爸!”

    袁华鹏看她逐渐提高嗓门,那似有若无的所谓的父亲的威严又突然冒了个头,一个火气上头,也顶了回去。

    “没规没矩,没大没小,你妈怎么教你的!十八岁的人了一点教养都没有!!!”

    袁璎像是被触发的关键词,双眼突地睁大。

    妈?他还有资格跟她提妈?

    他一个负心汉到底有什么资格跟她提母亲提教养?!!!

    说到母亲,袁璎再也遏制不住的怒意登起,额头上的青筋爆起,眼睛都气得似要红出血。

    “去你大爷的!你这个鸡巴长头上的傻逼玩意儿!!”

    目光在搜寻什么,她躲过李舒和袁钊的阻拦,飞快地从餐桌上抄起一只盘子就直直朝袁华鹏扔了过去。

    “哗啦——”白色的飞影一闪而过,带着一股迅猛尖利的风,精准地摔向了袁华鹏的面门。

    “啊——”他吃痛地惨叫出声,餐盘重重地陷入他的面部,随后迅速坠落,在光亮的地板上碎得分崩离析,不断迸射出大小不一的锋利渣子。

    “啊啊啊……”

    在袁华鹏怀里的林玉娆吓得叫出了那刺耳的尖叫声,后看到袁华鹏不断滴出鲜血的鼻子更是面色全无。

    “袁璎!”

    “小璎!”

    袁钊和李舒纷纷大声喝止她,一个震惊于她的放肆,一个震惊于她的疯狂。

    “袁璎你真的疯了?”

    袁钊眼看大事不妙,连忙焦急地拦住她朝前的去路。

    他知道她性子野。

    但他妈的,谁知道她性子原来这么不要命的野。她现在正气头上,要是不阻止她,她还真可能干出点什么“大事”来。

    “滚开!”

    她看着面前的袁钊,又怒视着一旁已经疼得和吓得坐在了地上的袁华鹏和林玉娆。

    “你冷静一下!”

    他提高音量,尝试震慑她,刚抓住她的手腕,却注意到了她发狠凶恶的红眼。

    眼中像雌伏着猛兽,它垂剐着锋利的爪尖,发出恶意的嘶吼。

    她瞪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畏惧,没有丝毫的假意,让他心头生寒。

    他同她僵持着,眉头紧锁,却没料到她竟突然狠狠朝她脚上踩了一脚。

    “嘶啊……”他痛得发叫,下意识抬起被踩得吃痛的脚嘶鸣,一个没站稳,朝后踉跄了几步。

    袁璎趁着这空挡走到了林玉娆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

    林玉娆看她步步紧逼,吓得连忙脱离还在地上叫苦不迭的袁华鹏,朝后不断位移着,肩上的凉毯滑落也管不着。

    袁璎倒没管她怎么退,猛地便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啊啊啊啊——”

    本就披散的长发被她同拔苗一般狠狠地垂直提起,脆弱的头皮在她发狠的气力下,也同橡胶一样随着发丝的拉扯而凸起。

    “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救……”

    她被扯得发疼,哭得花容失色,大喊大叫着救命,双手双脚还拼命地拍打踢踹着。

    袁璎收紧了手上的力气,扯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注视自己。

    “你打我?嗯?”

    ————

    袁璎:

    哈哈哈~

    惹到我,你可算是踢到电锯啦~

    袁钊:

    Σ(????)?吓得想死。

    袁华鹏:

    啊啊啊癫了!!癫了!!

    林玉娆:

    啊啊啊啊救命!!!

    李舒:

    (⊙o⊙)啊……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