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 我才不会喜欢你!(骨科1V1)

42.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玉娆哭得眼泪婆娑,看着袁璎的双眼充斥着恐惧,晶莹的泪花打着转大肆掉落,她被扯得发痛,呻吟声不断,想反抗,却又奈何不了袁璎再次重重抓提她的头发。

    “谁他妈让你打的?”

    右手抓扯着她的头发,袁璎怒视着林玉娆,狠狠发问,随后左手一扇,清脆的“啪”声响起,便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一个红印。

    “啊啊啊……”

    脸被她打偏,头发杂乱散落了满脸,林玉娆大叫着死命反抗地朝后退,她就提着她的脑袋把她抓回来,让她必须死死地看着自己。

    “啊啊…呜呜呜…放…放……我求你…”

    “小璎!放手!!”

    李舒焦急地去牵制她的手,被她猛地甩开。

    “你有什么资格打?”

    她的眼里只剩下血色,“啪——”的又一声,她的巴掌再次落在了林玉娆的脸上,这一次几乎给她打得白眼直翻。

    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男人焦急的呼喊声,叫苦连天声,同时也有女人嘶哑的泣鸣。

    林玉娆给扇得朝后一倒,袁璎还想继续收拾她,却没想腋下一股气力,给她直接朝后扯了过去。

    “袁璎!差不多得了,再打出人命了!!”

    袁钊双手横抱她,锁着她的动作,忍受着她的肆意挣扎。

    “去你妈的!老子今天一个都不放过!!放开我!!”

    “小璎,冷静一点!你不是这样的人!!”

    李舒也连忙跑到她的身前,挡在了她和林玉娆的中间,钳制住她的双手。

    “算哥哥求你了,先深呼吸冷静一下好不好,小璎?”

    李舒面容温和,眉眼间带着不可多见的请求,嗓音也带着似风若月般的清雅,重点是那双眼睛,像极了白松夏那似琥珀般澄澈又净肉的眸。

    她仿佛听见他在耳边唤她,“小璎,冷静一下,好吗?再生气可就不好看了。”

    她仿佛看见他就在身边,唇角微勾起,揉揉她的发,“笑起来的小璎最美了。”

    学长……

    干涸的嘴唇微抿,袁璎一瞬回神。

    不…我……

    袁璎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心手背都红肿不歇,她颤抖着嘴唇,才突然感受到手上传来的钻心的疼痛。

    她微微蜷缩着手指,视线被眼泪模糊成云雾。

    怎么了……不,不该是这样的……

    我……

    学长,我……

    我没有……我不想的…

    世界被泪水描摹成迷雾一样的森林,她忍着喉头的哽咽,猛地从二人之间抽离出去,自板凳上拿了书包就头也不回地飞奔出门。

    ————

    清晨的夏雨淅淅沥沥,昏暗的天空像被罩了一层陈旧的纱布,压得人难以呼吸。滴滴答答,珠玉般的雨水拍打着盛绿的枝叶,坠落在坑洼的道路上,溅起层层激荡涟漪。

    手掌撑着树木,袁璎大口喘着粗气,近乎面红耳涨地抽泣着,眼泪止不住地掉落。

    脸被雨水淋湿,泪水被裹挟,顺着下颌与脖颈滑落至领口。额上青筋随着她的大幅度动作,一隐一现,她咬着嘴唇,只觉得心脏裂开了一样难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她明明不想的。在这个家,明明说过只要做一个木头人就好的,可到头来怎么还是变成了这样。

    好像她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她在挑事,她明明是不想伤害任何人的……

    “小璎?”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袁璎身形一震,猛地回过头。

    只见白松夏一袭深色的西服,红色的领结打得一丝不苟,他撑着一把黑伞,站在离她不远处,神情凝惑。

    瞳孔猛然骤缩,她眼睫震颤,指尖深陷入皮肉,转头便跑。

    “小璎!”

    白松夏上前拉住她的手腕,扇身一斜,顶上的雨水肆落飞溅,将他的肩头淋湿。

    “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他牵着她的手臂,神情万分忧虑,力道轻柔却又不容挣脱,“别推开我,好不好。”

    眼泪再次模糊了双眼,唇身颤抖着,感受着手臂处的温暖,她抬眸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她念念不忘的脸。分明就看不清,可她还是觉得那样温柔,清风明月似的,那样的好看。

    这个叫白松夏的人,总是会在她难过的时候出现。

    “学长……”

    她张唇嘶哑地唤着他,一股委屈的情绪猛地涌现在心头,她想也没想,便直直抱住了他。

    胸腔剧烈地起伏颤动着,她紧紧地抱着他,在他肩上肆意的放声地哭。

    白松夏疼惜地轻蹭了蹭她的鬓发,撑着伞的手将她又往自己身前紧紧揽了揽,随后抚上她的背,轻轻拍打着。

    “哭吧,没关系的,我在。”

    ————

    到学校的时候基本上已经9点多了,袁璎精神不振,白松夏听了她支吾的话语,本来是想让她在公寓好好休息一天的,但袁璎还是坚持去了学校。

    不论怎么,还是要学习的。

    白松夏很会安慰人,袁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总是暖暖的,他不会火上浇油,不会不明事理的评头论足,肆意教训,也不会随意的站队。不管事情是怎样的,他就是他,给予的永远是最客观最温和的评价。

    他说小璎,这世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贪婪,有的人愚蠢,有的人表里不一,有的人纵情声色,背信弃义,还有的人操持玩弄……世上什么人都有,你不能全都跟他们计较。不要被他们裹挟着带向深渊,很多时候沉着冷静更有助于自己,要学会去成长,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什么对你有利,什么对你不利。小璎,你的父亲他们,我没有资格去评论。但你,我应该有资格同你谈论,现在的情况,想想,好好学习才是正事不是吗?以前的仇怨,该记在心里,但不是现在,不是现在毫无章法地一味发泄,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他朝她笑着,喂了她一颗白荔味的糖果。

    “小璎笑了。”

    她笑的时候,他跟着笑得开心,理了理她的额发,摸摸她的头。

    ……

    袁璎拿着笔,嗅了嗅手背上还残余着的药水味儿,又看了眼白花花的试卷,深深吐出一口气。

    果然,一大早就已经耗尽了今天一整天的元气,现在做试卷真的完全不在状态。

    写字都手疼……

    放下笔,她抬头看向窗外绿油油的树叶淌着流水。雨下了一整天,天空电闪雷鸣的,时不时发出低闷的轰鸣声。

    晚上怎么办呢……

    虽然学长说的话她都记得,无非就是让她冷静,不要同他们计较,可她……还是忍不了心中的暴躁。

    也许是年轻气盛吧,这口气她吞不下,况且她还亲手打了袁华鹏和林玉娆,他们一定觉得她不可理喻,无法无天了吧。

    可能门都不会让她进,说不定还要跟她断绝关系。

    切,断就断。

    她就是烂在大街上,也才不要回去。

    课程一点一点减少,窗外的雨却不断加剧,大风呼啸地穿过走廊,刮着不知名学生的纸卷飞滚。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垃圾桶喷涌不泄,还未被捏瘪的易拉罐哐啷啷地滚落在地上。

    窗外的枝丫重重地打着透明的玻璃窗,啪嗒啪嗒的,刺眼的闪电高速地闪烁着,在昏暗的教室里映射出了根错的暗影,定睛一看,像来自地狱深渊索命的恶鬼。

    班长把灯打开,炽白的灯光瞬间充斥了整间教室,袁璎捂着耳朵,有点怕雷鸣。

    “今天这雨太大了,大家晚上回家注意安全。”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提醒完,随即便是一阵劈天盖地的轰鸣,轰隆隆的雷电好像在天上撕开了一个巨大裂口。

    袁璎颤抖着身子,心里没来由地一阵不安,但还是忍着恐惧继续做起了作业。

    几个小时后,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袁璎同宋鱼道别后离开了教室。

    雨还是很大,但她没带伞。

    闪电不断,每次她一看到那晃眼的光,就开始提前害怕起那以后的雷鸣了。

    从小就是这样,她怕打雷。

    摇了摇头,没伞也得走。

    但能去哪儿呢?下了楼梯间,她把秋季长款校服搭在头顶,摸了摸兜里的钱包,叹出一口气,还是有几百的,应该能在外边儿住一晚上,她想。

    之后的事情,啧,就再说吧……

    她看着身侧不断打着伞奔离教学楼的同龄人,忍着一股气也快速地踏了出去。

    “滴滴——”“滴滴——”

    校门口几乎已经堵塞的水泄不通了,像每个夏日的雨天一样,大车小车挤挤攘攘的,互不相让,喇叭声四通八达。

    袁璎拿出手机,想给白松夏打个电话,因为早上他有说过晚上会来接她。

    虽然他没说,但她知道他也许还是会带她回家。

    但……袁璎想着,叹了口气。

    还是太麻烦了,她真的不想麻烦任何人。

    白松夏已经对她很好了,已经足够好了。

    铃声响起很久,无人接听。

    袁璎捏了捏头顶被磅礴雨水浸湿的外套,听着话筒里传出的嘟嘟声与人机女性的话语,抬眼望了望眼前堵塞成群了车流。

    算了,也许学长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她挂断电话,给他发了个短信。

    「学长,今天麻烦你了,那个,您如果有事就去忙吧,我先回家了。」

    发完,她就将手机熄屏,虽说她也看到了未接来电的显示,分别是袁华鹏,袁钊,李舒打来的。

    但都没一个想打回去的,今天已经够心烦的了,他妈的,让她远离是非歇歇脑子吧,求求了。

    她先打车到了学校附近郊区,宋鱼带她来过,这片区吃的住的都很划算,一晚上吃加住她肯定花销得起。

    下了计程车,是在一个老旧的路口,支付完成,她又飞快地奔向一条小道。

    转了个弯,面前兀地出现一条老街。袁璎凭着上次的记忆,找到了位于街角的老面馆,她打算再吃碗面,下午那会儿不太饿,就吃得少,所以现在又饿了。

    “阿姨,来一碗红烧牛肉面,一两,再加个煎蛋,谢谢。”

    她将湿淋淋的外套取下,肆意地甩了甩,对着老面馆外正理拾着雨棚的妇人说道。

    “诶,好嘞,你坐,稍等啊。今天风雨太大了,雨棚刚都差点吹翻了。”

    她礼貌地笑了笑,看到馆内几乎坐满了人,于是便在面馆外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了。

    虽说这里离市区远,但美食挺多,这家面的味道尤其好,挺多人爱来这店的。

    “才放学吧?”

    妇人粗裂的手在围腰上擦了擦,先对一旁的伙计招呼了一声,后对她说道。

    “啊,对。”

    袁璎点点头,擦了擦头上的雨水,又拧了拧衣服上的水,那衣服根本半点雨都遮不了,她现在已经和落汤鸡没有任何区别了。

    “怎么淋成这样啊?家里人没来接吗?”妇人边扫着倒流而来的水,边问着。

    袁璎尴尬地笑了笑,心想你也问太多了吧,刚想搪塞过去,便看一个陌生男子掀开棚帘走了进来。

    毫无征兆地,袁璎同他目光短暂相接的那瞬间,左眼皮开始跳了起来。

    嗯?

    心理产生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她连忙将视线移向一边。

    虽然是陌生人,从没见过,但毫无疑问,他的长相很吸睛,脸上有两道疤,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

    “一碗鸡杂面,要香菜,多加小米辣和醋,三两。”

    袁璎低头假装看手机,听他低浑冰冷的嗓音,心里发寒。

    过了一阵,她听见男人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又点燃了打火机。

    微弱滋滋声响起,鼻息间渐渐嗅到了一股难闻的烟味。她缓缓抬头,看向男人的方向。

    男人落坐于她左边的木桌,一身熊壮的肌肉,臂膀足有瓷碗那么粗,他双指夹着烟头随意抖了抖,灰尘洋洋洒洒地下落。

    突然,袁璎注意到了他手肘上方的一道纹身,黑黑的,奇形怪状,看不清是个啥。

    “小妹妹你的面。”妇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走来。

    她缓过神接过,说了声谢谢,可余光却瞥到一旁桌上陌生男人横扫而来的注视眼神。

    某根弦被挑动,她吞了一口唾沫,双目怯怯地回移,只见男人视线徐徐淡过她,猛吸了一口烟后,将残存的烟身扔在了地上踩灭,转向了另一边。

    抿了抿嘴唇,她在心里想着,还是赶紧吃完走吧。

    支付过后,她背着包快速地出了店,脚步踩得很快,她心里一阵慌乱。

    外面的世界本来就很危险,她不敢保证自己没被什么犯罪分子打上注意。

    得快点到安全的地方。

    很快她进入美食街,寻思着上次宋鱼给她介绍过的旅店是在哪边。

    “在哪儿,在哪儿来着?”

    她边擦拭着眼周的雨水自言自语,边转头朝后看去,今天美食街人不算多,摊贩和客流有零星那么几个,她双眼来回四周逡巡着,倒没看出什么异样。

    正当她松了一口气,打算慢慢在某软件上搜旅店的时候,她的目光蓦地透过雨帘注意到了不远处油炸烤串摊位上的一个男子。

    男子拨弄着手机,一副很自然地站在摊位前买小食的模样,没有任何异常的目光和异样的动作,但他的出现还是让袁璎心里感到不妙。

    因为她看见,男人左手裸露的手肘前方有一个似曾相识的纹身。和刚才面馆男人手上一样的,奇形怪状的,黑色的纹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